奥凯航空怎么样 2020的奥凯航空的走向?

  • A+
所属分类:今日热点
摘要

奥凯航空怎么样(2020的奥凯航空的走向)澎湃新闻实习生 李蓉 记者 谭君湖南长沙姜女士去年因疫情隔离放弃乘坐航班,被奥凯航空认定为“自愿退票”而收取高额退票费…

澎湃新闻实习生 李蓉 记者 谭君

湖南长沙姜女士去年因疫情隔离放弃乘坐航班,被奥凯航空认定为“自愿退票”而收取高额退票费,维权一年无果。3月17日,涉事奥凯航空回应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称,姜女士申请全额退票时(注:2020年1月23日),民航局尚未发布疫情期间免费退票政策,所以对其全额退票没有政策依据。

相关法律专家认为,乘客因疫情居家隔离而不能乘坐航班,属于不可抗力因素,航空公司按乘客“自愿退票”收取高额退票费,其行为不符合《合同法》。

姜女士说,3月17日,奥凯航空相关人员联系她并表示,理解其不是个人原因退票,“可以给几张一年内有效不限航段的免费机票作为关怀。”但姜女士表示,她只想要回被扣掉的退票费。

因疫情隔离退票,航空公司认定为“自愿退票”

2019年12月13日,姜女士从奥凯航空App上购买了六张2020年1月24日、29日从长沙往返湛江的机票,准备全家人回广东老家过年,共计8580元。就在出发前,武汉发生疫情。1月20日,国家明确了新冠肺炎有人传人现象,1月23日,武汉因新冠肺炎疫情“封城”。姜女士一家“和从武汉回来的哥哥嫂子聚过餐”,她觉得事态有些严重。哥哥嫂子所在社区每天派人安排测量体温,并告知居家隔离。姜女士一家也决定自觉居家隔离,“我和单位报告过,也向社区通报了,他们知道我们居家隔离,不给国家添乱”。

姜女士说,也在1月23日,她在奥凯航空App上选择了“非自愿退款”,退掉了6张往返机票。她当时选择的是“非自愿退款”,航空公司也“默认退票成功”。但是2020年2月20日和25日,姜女士的退票订单被显示为“自愿退票”,并按每张798元收取手续费,一共8580元的机票,只退回余款3792元,被扣费4788元。

1月24日,民航局宣布所有乘客均可免费退票,而不区分“自愿”或“非自愿”。

姜女士认为,自己虽是在宣布全面免费退票的前一天退票,但自己退票确实是基于疫情隔离的“非自愿”。她向奥凯航空提出了申诉。“一年多来,奥凯航空先是要求提交社区、公安的隔离证明,我提交了,又要三甲医院的验血证明,维权一直没有结果。”姜女士说,“我当时是居家隔离,没有去医院验血,我问过我们当地唯一的三甲医院,他们说验血证明不能补开,而医院开的隔离证明适用的是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强制隔离。”

3月17日,奥凯航空公关负责人对澎湃新闻表示:“我们认为奥凯这次没有过错,姜女士想要‘非自愿退票’成立只有两种可能,要么符合民航局的要求,要么符合公司的要求。姜女士的退票时间早于民航局文件中免费退票的时间,因此不能通过疫情期间民航局规定的非自愿退票。我司也很体谅姜女士的心情,因此提出让姜女士提交三甲医院的隔离证明,比如验血报告等,这样或许有机会认定为疾病,符合我司规定的非自愿退票情况,从而给姜女士退全款。但是姜女士一直没有提供,我们也没有办法。”

专家:疫情隔离属于不可抗力,是“非自愿”

根据 《合同法》第九十四条,“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”,其中的第一项是“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”。

湖南蜜獾律师事务所律师阳曙文认为,如果乘客确实有隔离,那就符合非自愿退票的情况,因为这是“不可抗力退票,而不是乘客自身的主观意愿”。

“姜女士给我们提供过社区证明和公安证明,但这只能符合民航局规定的疫情期间的退票政策,可姜女士在1月23日退票,在时间上又不符合民航局的规定。按局方规定,1月24日开始,才能免费退票。”奥凯航空公关负责人说。

对此,阳曙文认为,“民航局的规定,并不能对抗民事合同的效力。民航局的通知不是法律、行政法规,连部委规章都不是,不能影响双方根据法律规定解除合同和要求返还购票款的权利。姜女士的行为不管是发生在1月24日前还是现在,只要符合法律规定的不可抗力,姜女士就可以解除合同,并且不承担违约责任(退票费)。”

值得一提的是,2020年1月23日,姜女士向奥凯航空提出了非自愿原因退票。2月20日与2月25日,姜女士收到奥凯航空发来的短信,告知其“客票不符合全额退款要求”,并扣除每张798元手续费。姜女士查询发现,她的退票订单上,退票信息被修改为“自愿退票”。

对此,奥凯航空书面回复澎湃新闻称,“针对提交非自愿退票的旅客,系统会流转到人工审核,人工审核过程中不符合非自愿的客票,后台工作人员会按照自愿退票审核,并发送短信告知。姜女士提交的退票申请后由系统转至人工审核,经人工审核确定姜女士不符合非自愿退票要求,因此按照自愿退票审核,并发送短信告知。”

阳曙文认为;“航空公司在不联系买家的情况下修改退款信息显然是不合理的,也是不合法的,乘客提出的退票申请在法律上就是协商解除合同,航空公司可以不同意,也可以提出自己的要求,就是要求乘客按自愿退票来解决,这个时候需要乘客同意是否自愿退票,如果双方达不成解除合同的协议,可以依法请求法院来解决。短信告知和双方协商不同,退票在法律上就是解除合同,乘客提出无责任解除合同,而航空公司不同意,提出按违约解除合同,这是双方协议解除合同,应该是双方协商,而不是任何一方单方决定后告知对方。”

责任编辑:崔烜

校对:张亮亮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